当前位置:首页 > 公安动态 > 媒体聚焦

台州日报:向光出发 记奋战在疫情一线的台州公安

疫情在前,警察不退。连日来,台州公安机关广大公安民警、辅警把保障人民群众安全放在首位,义无反顾战斗在疫情防控第一线,与时间赛跑,向着光出发。

每天,医院、车站、码头、机场、高速路口等重点部位和人员密集场所、重点路段、重点时段,都留下了一个个最美逆行的背影。截至2月9日15时,全市共出动警力8万余人次开展设卡盘查,协同有关部门设立体温监测点、隔离观察点、医疗诊治点和强制隔离点等,在100多个重要卡点实行24小时设卡,查处涉疫情防控案件148起,拘留100多人。

他们,以初心践行着入行时的誓言,以行动保护着台州这个城市的安宁。

基层公安干警冲一线

1月24日,除夕。早上8点钟交接班后,黄岩公安分局院桥派出所副所长袁勇部署当日工作。接处警、走访、宣传……工作有序展开。

黄岩区院桥镇在武汉经商的人员比较多,而辖区内四通八达的道口增加了防控难度。“高速公路出口是辖区进出的重要交通道口,警力必须24小时把守。”袁勇身先士卒,冲在关口。

除夕夜22时许,一辆轿车从武汉回来。在例行检查时,袁勇发现车上的一对夫妻发烧。“有疑似症状,情况紧急!”根据指令,袁勇和有关部门人员迅速将两人就近送往医院诊治,后该夫妻俩确症感染。

湖北省武汉市等地发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后,市公安局第一时间成立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迅速启动等级响应,采取一系列强有力工作措施,推动关口前移,全力稳妥做好防控工作。

每天,2000多名警力和足够的备勤力量奔赴一线,全面强化社会面巡逻防控,确保社会面秩序良好。机场分局、动车站派出所等部门全面配合相关部门,加强人员进出管理,协助做好体温检测、筛查和口岸检疫等工作。

疫情就是命令,防疫就是使命。“我马上来!”1月26日上午,在家休息的徐文忠接到温岭太平派出所的通知后,立即赶回单位,第一时间反应、第一时间落实。从那一天开始,徐文忠一直住在警务室里,连续奋战在人员排查、观察驻守、防控知识宣传、落实疫情防控措施的第一线。“这里,我守着!”他说。

模范先锋在岗不打烊

1月31日凌晨5时许,玉环芦浦分水山高速路口,背靠大海,海风呼啸,夜间温度低至2℃以下,连续值守14小时的党员民警杨奎手脚冰冷,此时只能靠跑步来抵御寒冷的海风。

一个党员就是一面旗帜,一个支部就是一座堡垒。“我们是共产党员,我们是人民警察,我们上!”为更好地防控疫情,玉环交警大队第四党支部在芦浦分水山高速卡口设立了临时党支部,发动党员、入党积极分子并肩作战、坚守一线,以点为家、以路为伴,24小时不间断开展防疫检测工作,逐辆排查从外地进入玉环的车辆和人员。

在疫情防控中,广大党员干警纷纷主动请缨,投身于防控疫情一线,迎难而上。

以坚强的政治保证,助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1月21日,台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直属四大队干警丁伟雄二胎女儿出生。作为父亲的他十分欣喜,还在朋友圈发图晒女儿,获得无数同事点赞、祝贺。1月23日,大队接到防疫指挥部的指令,决定调动警力24小时坚守台州东高速出口。作为党员的丁伟雄主动放弃护理假返回单位,坚持与同事24小时轮岗值班。他说:“希望通过全体人员共同努力,早日迎来控制疫情蔓延的好消息。”

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本就和妻子聚少离多的台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直属一大队三中队副中队长陈弘扬,怀着歉疚的心情,离开难得相聚、怀孕9个多月的妻子,大年初一主动请缨,赶回岗位。面对S28高速章安收费站下来的车辆,24小时连轴转的陈弘扬说:“我会尽自己所能,用心守护这座城。”

基层警力不足机关补

一切为防疫让路,一切以人民群众生命健康为重。

1月27日,台州公安机关吹响抗击疫情冲锋号:“基层警力不足机关补!避免基层民警打疲劳战,24小时严防死守。”

随后,全警行动,深入一线,全力做好疫情防控各项工作,切实维护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社会大局稳定。

2月2日上午8时30分,台州市公安局应急处突预备队警力,分别到台金高速章安高速口、甬台温高速浦西高速口、沿海高速台州出口等6个卡点执勤。

临海市公安局132名机关民警,在辖区11个主要卡点统一上岗、统一食宿,每个卡点18人,每天三班倒,24小时严防死守。

玉环市公安局每天安排一名中层领导带领机关警力,在医院、车站等重点部位和人员密集场所巡逻检查,并向群众宣传防疫知识。

其他各地也迅速行动,机关警力分批下沉基层一线,参与重点部位疫情防控工作,有效地减轻基层压力。

一些临近退休的机关老民警,他们在抗疫中忠诚履职,毅然坚守在第一线。温岭市公安局治安大队57岁的老民警王米亮,从军18年,从警21年,他主动请缨到卡点一线执勤。“现在都是关键时刻,我们老同志不能给组织增加负担,能干动就一定要干好”。

作为三门公安局亭旁派出所的教导员,谢小笋自抗击疫情以来就一直和所里的民辅警24小时坚守岗位防控一线。“等战‘疫’结束,我会好好陪他。”说到家里六岁儿子的来信,谢小笋既暖心又愧疚。